蔡洪滨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以下为演讲实录:

蔡洪滨:经济结构是一个筐,是一个非常好的说法,我想提一个筐外的东西,我想提一个社会结构的问题,经济结构我们提了很多,总结起来有一二十个不同的结构,在当前都是很重要的,十八大报告也提到很多结构转型问题。如果从长期经济增长来看,这些结构问题应该说都不重要,都不重要的原因在于说,近期短期都重要,长期的话,我认为不重要,如果看20、30年的经济增长,能否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没有一个国家有完美的模式告诉你,这个结构下去就能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什么东西重要?我认为社会结构重要,什么叫做社会结构呢?用一分钟的时间铺垫一下。我们说长期经济增长要么靠资本积累、要么靠技术进步、要么靠人力资本提高,制度学派认为制度经济增长很重要,增加投资,资本积累于技术进步的制度,促进人们积极性的就是好的制度,比如说保护产权的制度,我们忽略的一点是什么呢?投资于人力资本的积极性。人力资本投资不同的社会,其实积极性差别很大,不同社会的年轻人是否能够积极投资于教育,提高自己的技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什么东西决定一个社会投资人力资本呢?那就是社会结构,具体一点讲,社会结构里头就是社会流动性,社会代际垂直流动的通道,只有社会结构比较有弹性,垂直流通的通道能够打通,社会大部分的年轻人能够看到这种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投资人力资本长期经济增长才有活力。从理论上讲,从实证来讲,不同的国家是否跨过中等收入经济陷阱和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关系不大,与社会结构社会垂直流动,是否有机会年轻人能够投资于人力资本关系非常密切。所以我认为,中国未来不仅是关注短期之内的经济结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经济增长从现在开始关注中国的社会结构问题。社会结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保持社会垂直流动的通道,保持教育的公平性,所以我认为下一届的政府,十八大刚开过,大家有很多的期待,大家也提出很多的问题,领导人觉得挑战性很大,但我个人的期望,除了这些问题以外,更多关注未来的经济增长,为未来的经济增长打好基础,真正关心社会结构的改革,关注教育,关注教育公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