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祁祥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以下为演讲实录:

孙祁祥:短期、中期、长期,我们看到中国经济的现象,大量的过剩产业和大量的同构并存的现象,地区差距、行业差距、贫富差距等存在,而且这个现象越来越严重,十八大报告提出农业基础薄弱,环境约束加剧的问题,说明短期、中期、长期都需要调的。我们谈中国经济特别重要的痕迹或者特点就是政府主导,如果说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越来越“忙活”,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肯定没办法发挥作用,如果GDP仍然是衡量政府官员主要政绩的指标,价格不能成为资源调节主要的手段,如果说靠腐败、商业回扣就能够一本万利,很快获利的话,谁会愿意靠创新和承担巨大的风险做这些工作呢?如果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没有对未来有稳定的预期,因为现实,法制并没有成为保障经济运行基本的手段。现在谁敢对未来进行投资和经营呢?很多学生跟我说,他们毕业以后进入到实业或者做民营也罢做自己的生意也罢,他们周围的很多人说我们现在真的对未来不太敢有稳定的预期。我们现在讲十八大讲科学发展观,现在已经成为党的指导思想了,科学发展观最核心的,在经济领域讲的是什么呢?对合法产权保护,再一个就是真正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基本的手段,这是最重要的两点。

  这两点没有做到,核心就是我们一直谈政治体制改革,我们迟迟没有启动,至少在很多领域里头没有真正推进。十八大有大量的篇幅在谈这个问题,我们有这个共识的话,我们真正能够启动或者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真正在很多方面如行政体制改革方面,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政府退出很多领域,真正让民营经济运作等,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经济结构也罢,经济增长方式也罢,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扭转,如果只是喊,不动真格的话,恐怕这些问题会长期存在,这是我基本的观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