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迎秋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

以下为演讲实录:

刘迎秋:政府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收入份额减小一点,把利益缩小一点,把更多的利益让给老百姓呢?让给企业,让企业更好使用资金,取得更高的效率呢?是因为政府也有利益,克鲁德曼在《自由选择》那本书里头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一段话,一对刚毕业学生结为夫妻做了一件事,开了一个快递公司,结果被美国邮政局告上了法庭,因为他们违背了邮电法,开庭以后这两个年轻人败诉了,但是经济学家不这么认为,经济学家会认为这两个年轻人做的是对的,为什么败诉呢?政府也是一条大鳄。马克思和列宁所说的,人民所愤怒的一切都与他们的利益有关,不要以为政府就是凌驾于社会之上代表普天大众人民利益的特殊公益机构,他也是一条大鳄,如果不认识的话,那个问题就不能解决,政府也能自我改造自己,他怀疑,或者需要对这个东西进行调整,顶层设计,光顶层还不行,还有制约,如果这些都没有的话,政府的利益得不到应该有的约束,民众的利益得不到有效的保护,社会的结构不可能得到健康合理有效率的组合,物理力学讲,结构就产生了力量,结构也是一种生产力,这个经济就不能得到发展,利益是核心,都有利益,国有企业是也有利益,大家好好分析一下我们的国有企业,要坚持公有制,国有企业能坚持吗?因为国有企业也有他的利益,也不是我们全民的,国有企业本质上应该是全民的,这些问题没解决,于是所有的结构调整都处于我们现在所说的混乱,怎么办?增长和速度得相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