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董辅礽最后的担忧

吴晓求

董辅礽最后的担忧

 

    董辅礽老师是智者,因为他有一般学者所难以企及的理论洞察力;董辅礽老师是仁者,因为他是那样深切的关注着国家的命运、人民的幸福,冷峻中蕴含着炽热,风骨中透视着仁慈;董辅礽老师是勇者,因为他无所畏惧、临风傲骨、坚持真理。集智者、仁者、勇者于一身者,在当今中国学界寥寥无几,董辅礽老师便是这寥寥无几者中最具有独立人格的学界大师。他的守身为大的品格令我敬仰。

    认识董辅礽老师是在1986年6月我的硕士论文答辩会上,当时他是我硕士论文答辩委员会主席。那时的我,心比天高,硕士论文写了洋洋13万字,题目是《论社会主义经济的调节与控制》,这篇论文竟然得到了董辅礽老师的高度评价。要知道,在我的学生时代,董老师是我们当时一代青年学子心中的丰碑,高山仰止,不可企及,能得到他的充分肯定,比什么奖励都重要。豪迈之情由心底而生,并伴随着我未来的学术旅程。

    董辅礽老师是中国经济理论改革的先驱,说他是一位里程碑式的经济学家,绝不为过。他早在1978年底就系统地、深刻地提出了所有制改革理论,认为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所有制改革。这种观点的提出,不仅需要深刻的理论洞察力和对中国经济改革方向的准确把握,在当时的中国,更需要一种过人的胆略和勇气。中国20多年的改革实践,完全证明了董辅礽老师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提出的这种理论观点和改革主张,他创造了中国经济理论研究的一个里程碑。

    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董辅礽老师研究的重心开始从所有制改革和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理论研究,转向对资本市场的研究,从而使我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他的理论思想和学术品格。董辅礽老师对中国资本市场的理论研究和政策研究是他所有制改革理论研究的逻辑延伸。他对中国资本市场的理论研究,有两个著名观点:一是发展论。他认为,发展是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发展是规范的基础,必须坚持发展中规范的基本原则,中国经济20多年的发展经验说明了这一点。二是婴儿论。他认为,由于中国市场经济不发达,资本市场非常弱小,从政策的角度看,需要像对待婴儿一样去爱护它,促其健康成长。与此同时,他也非常鲜明地指出中国资本市场所存在的重大缺陷和问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有人把董辅礽老师以及与他持相同观点的学者的上述看法,说成是为“庄家”说话,为某一利益集团说话,在我看来,这不是不负责任,就是别有用心。

    在董辅礽老师去美国治病的前几个月,大约在2003年6、7月间,董老师曾多次跟我讲,需要召开一次大型的理论研讨会,组织专家学者们系统研究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些战略问题,如:在中国为什么必须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发展资本市场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关系、多层次资本市场、民营经济与资本市场、国有股与全流通等。他说,没有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国的经济改革特别是所有制改革就不可能深入下去,从而难以彻底完成中国经济市场化改革的历史使命。在他生命的最后岁月,中国资本市场的现状令他无比担忧,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发展则是他思考得最多的问题。他多么希望中国资本市场能够不断地向前发展。他非常清晰地意识到,资本市场的发展是今天中国经济改革持续推进的强大发动机。他之所以如此关注资本市场,源自于他内心深处关注中国的改革,关注中国的发展。

    我与董辅礽老师是两代人,我常说,董辅礽老师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导师,他的去世,令我十分伤感。认识和熟悉董辅礽老师,是我一生的幸运。他使我知道什么是经济学家的责任和品格。  

    中国资本市场现在虽然仍然步履维艰,但我有信心告慰董辅礽老师,中国资本市场一定会发展起来、一定会强大起来,因为21世纪的中国不能没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我们这一代人,当为此自强不息,奋斗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