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灼基:有是非之辩,无名利之争

萧灼基 

有是非之辨,无名利之争

 

    董辅礽教授的学术成绩是很大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经济学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董辅礽教授是贡献最大的一个。

    有一次我跟董辅礽谈到,我写文章就像白开水一样,不太好。他说白开水怎么不好?白酒有人不愿意喝,红酒有人不愿意喝,啤酒有人不愿意喝,咖啡有人不愿意喝,但是白开水没有人不愿意喝。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说他自己的文章也是白开水,我说你的文章不一样,你的白开水里面还有佐料。确实,有人在写董辅礽传,向我征求意见时,我就说董老的文章很有味道,有很多生动的比喻。

    我举四个例子:

    第一个就是爷爷抱孙子的理论,这个大家都知道,当时流行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提法,他说计划经济怎么能和市场经济相结合呢,这是不同层次的问题。

    第二个是八宝饭理论,他说如果只有糯米没有红枣栗子这些,那不是八宝饭,是糯米饭,糯米饭不好吃;但是如果只有红枣、栗子,没有糯米,也不是八宝饭。他讲这个比喻,是说在社会主义社会既要有公有制又要有私有制。他对私有制的理论研究得很深,研究得很早。早在80年代,他在温州就提出私有制理论。他指出,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并不是像某些人所说的是社会主义乃级阶段的需要,也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是生产力多层次发展的需要,更不是所谓的补资本主义的课;而是应该从更高的层次上看,必须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的角度看,如果市场经济中没有非公有制经济存在,就不是市场经济。

    第三个,他提出总供给和有效需求是协作的关系。如果说总供给过多了,有效需求不足,我们不能够减少总供给来适应有效需求。如果有效需求不足,就应该是提高有效需求。当时他为了论证消费市场的有效需求不足,提出了协作理论。

    第四个,就是刚才有的同志谈到的资本市场的婴儿论。当时是什么情况呢?当时资本市场所存在的问题,很多人都看到了,并不是有些人看到,董辅礽同志看不到。董辅礽同志对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是非常了解的,而且也是很深刻地认识到这是应该改正的。但他和一些同志不一样,他并不是把资本市场说得一片漆黑。他认为,资本市场就像婴儿一样要逐渐发育。他说当前要摔跤,这是因为它处在婴儿阶段,所以我们的态度应该是爱护它,而不是否定它、反对它、打垮它、推倒重来。他的理论对整个资本市场是很有作用的,董辅礽同志一直到生病后,对资本市场都非常关心。去年年乃他就认为,大家对资本市场应该有比较系统的分析,应该对资本市场今后发展的前景做分析。他当时还跟我说,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今年二月乃,国务院出了九条以后,他在美国给我打电话,说这九条不错,但是关键是要落实。到现在已经半年多过去了,实际上还有很多没有落实,市场这样低迷的状态和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很不相适应的。董辅礽同志当时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董辅礽同志很善于用通俗的语言来说明很深刻的理论,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学习。董辅礽教授虽然是跟我年龄差不多,但是从学问来说,他是我的老师,他的学问做得好,见地很新颖,而且是与时俱进的。这里我想以董辅礽送给我一幅条幅做结束:“有是非之辨,无名利之争”。有是非之辨,就是坚持真理,无所畏惧;无名利之争,就是淡薄人生,完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