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华:董辅礽逝世:私营经济的护航人就此而去

张  华

董辅礽逝世:私营经济的护航人就此而去

 

  我们还在缅怀经济学家杨小凯的时候,董辅礽先生又默无声息的离我们而去。他7月26日过自己77岁生日的时候还吃了长寿面,谁知四日之后,他便乘鹤西去了。

  回忆董老一生的时候,其成就自然是不言而喻的,自1957年学成回国,曾先后在武汉大学、北京大学、中科院、社科院等机构任教、任职,并曾任第七、第八届人大常委,财经委员会副主委及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及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近半个世纪来,董先生长期进行企业所有制改革方面的研究工作,为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正当董老的一些理论、预见及努力开始显现光芒的时候,董老却已远在天国了。

  我们不得不再次提及今年私有财产入宪这一激奋人心及使许多人喜极而泣的消息。董老为这一时刻的到来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并寄予了极高的期望。他曾说,“没有私有财产就没有私营经济,没有私营经济的快速发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就难以实现”,并于2002年在京举办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联合论坛”上发表演讲提出了与私营经济相关的四大焦点问题(重新认识资本和财富、积极培育“中产阶级”、私有财产保护、拓宽民间资本进入市场的领域)及解决路径。论坛之后两年也就是2004年的春天,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终于入宪,“私有财产是一切罪恶的源泉”的荒唐论调终于被推翻。

  董老利用各种机会为私营经济在中国的发展推波助澜。他坚持认为,如果首先非公有制经济的市场准入领域仍是那么狭隘,如果不给予私营经济“国民待遇”,那么中国的市场经济则是表象化的。他曾呼吁尽快允许民间资本开办城市商业银行并为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在融资、税收、土地使用、对外贸易等方面对私营经济实行公平政策。

  在为私营经济发展披荆斩棘的同时,董老更注重私营经济行为的规范性问题与制度化问题。他曾给上市公司吹风,不要为了短期利益而做出一些愚蠢的事情来,要用战略的眼光看待企业发展。同时他建议企业发展信用体系与建立信用关系。只有这样,市场经济才像那么回事,才能良性发展。

  可惜,当董老的努力都将一一实现的时候,他却没有办法亲历。生者依旧烂漫,逝者安息九泉。我只希望,当我们的腰包越来越鼓的时候,当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的时候,不要忘记了一位叫董辅礽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