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重恩: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才能提高效率

 

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
    1963年11月生,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数学博士、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清华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弗里曼讲席教授(Mansfield Freeman Chair Professor)、博士生导师、经济系主任。、

    曾任教于香港大学、美国波士顿学院,布鲁金斯学会non-resident高级研究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

 

以下为演讲实录:

    谢谢今天论坛的组织者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向大家汇报我对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感想。
   

    经济结构中的问题可以有很多的方面,其中有一个方面就是经济增长动力到底是什么?经济增长动力是来自于要素投入的增加还是效益的改善,这是经济结构问题的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消费占GDP的比重到底是多大?应该说经济增长的目的是改善人民的生活,如果说消费增速太低,经济增长的目的就打了折扣。

    第一个问题,经济增长驱动力是什么?这是我们所做的研究。在1979年到2007年之间,经济增长平均速度是9.8%,6.7%是由全要素生产率的增加所带来的,全要素生产率增加一方面改善了效率,同时也使得人民更愿意投资。所以在改革开放前面这段时间,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或
者效率的改善对于经济增长是起到特别重要的作用。到08到11年之间这四年,经济增长平均速度是9.7%,增长来源发生了变化,是1.8%,前面效率驱动的,对前面的结构可能还不是很满意,但是如果比较一下,今年之前和08年之后,我们会发现,后面效率改善所起得作用更少。从投资起得作用更大,资本产出比的增速是每年5个百分点,对GDP的拉动3.8个百分点,效率的改善和投资的拉动变得同样的重要,这样增长的结构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投资的拉动是靠提高投资比例不可能总是提高投资的比例,投资比例提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影响消费,增长最终的来源来自于效率的改善,这是我们过去四年的情况,使得我们不是很乐观,这里面有多特殊的原因,面临外部环境很差,今天我所讲的是,除了外部环境以外,是否有其他的原因,与收入分配是否有关系呢?

    第二个指标就是经济结构的指标,投资的回报率。这是我跟钱颖一教授所做的研究,投资汇报率在1993年以后,基本上呈现比较稳定的下降的趋势,大家都同意这样一个结论,继续靠投资拉动经济不再是有可持续发展的方式,但是我们想给大家呈现和展示这方面数据的支持。

    经济增长的来源是结构中的重要的因素,另外一个就是消费所占的比例,我们有储蓄所占的比重,储蓄的部分就不是消费,消费就是上面那一块,我们看到红线储蓄率增长得很快,说明消费率下降也是同样地快,这些是经济结构中重要的问题,跟收入分配有关系?

    我们今天讲的不是居民间的收入分配,不是基尼系数。居民政府和企业三个部门之间的收入分配,希望和大家说的是,收入分配不仅影响消费,也影响了效率。

    当我们谈到储蓄率高的时候,很多人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观点,很多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储蓄率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收入分配情况造成的。

    第一张图是这样的图,这张图有两个部门平均的储蓄率,一是居民,二是企业,三是政府。根据定义,企业可支配收入是完全的企业储蓄,企业的储蓄率总是百分之百,但是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有一部分用来消费,有一部分用来储蓄,政府也是一样的。居民储蓄率大概是多少呢?
基本上在30%左右波动,但是很平稳,基本上是比较平稳的,占30%左右,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政府的储蓄率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一直到这个世纪初,政府的储蓄率都在10%以下,直到这个新世纪开始以后,政府储蓄率有大幅度的增长,从10%增加到40%多。政府的储蓄一部分用来减少债务,另外一部分做投资的。这样一个变化就告诉我们,消费减少,居民消费所占的比重减少并不是因为居民储蓄增加造成的,居民储蓄率基本上是30%左右,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在这张图中显示不同部门的储蓄,占GDP的比重,居民的储蓄是绿色这条线,占GDP的比重并没有特别大的增加,政府的储蓄,蓝色这条线占GDP的比重会大幅度的增加,企业的储蓄也有大幅度的增加,只有一个解释,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占国民收入比在下降,这张图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占下降的趋势,速度还是非常快的。这是政府的可支配收入和企业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总的来说都是上升的,尤其是政府的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是上升的。这里有几个问题,这样一个收入分配到底影不影响总体的储蓄和消费?初看很简单,居民收入占比少了,消费也减少了,储蓄没有变,这是我希望说服大家的结论。有人说不对,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加速等价的结果,因为政府不是纳税人,如果政府有很多的储蓄,政府未来的税收需求就会减少,政府有很多的钱,未来就不需要收那么多税了,我作为一个居民,我预期未来交税少,而且可以多消费,政府出许多的时候,居民消费率应该上升,但是我没见到,作为企业最终的所有者,如果企业变得很富,有很多的储蓄,居民觉得我也很富,因为我们是企业的所有者,我也可以少储蓄,这样的理论在中国并不是有道理和有效。原因是,我们并没有把政府的储蓄看成是我们的储蓄,为什么?我们担心政府把储蓄浪费了,做得投资并不是投到回报很高的地方,我们也担心企业投资效率比较低,所以我们担心企业那些储蓄也不是我的储蓄。所以,这种收入分配、收入在居民、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分配还是会影响储蓄率的。

    效率问题,当企业有很多的储蓄的时候,要投资的时候,可以更多依赖内部资金投资,这就使得投资没有受到市场监督,会影响企业的效率,企业投资的时候有更多的人施加压力,投资效率会更高,企业的可支配收入在增加,这可能是影响投资效率一个原因。

    政府的投资也是一样的,政府的投资有的效率也不是很高,政府的投资占得比重比较多的时候,也会造成投资的效率有所下降。一是投资率上升,效率在过去几年中有比较大幅度的下降,可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共同的原因就是收入分配从居民部门更多转向了企业部门和政府部
门,这样一个转移,既造成了居民消费所占比重的减少,也造成了投资的效率下降。所以,我今天想给大家的题目是,收入分配结构转型的影响。我刚才的分析,我希望说服大家的是,为了提高效率,为了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都可以从收入分配入手,如果我们能想办法让居民部分的收入增加,让居民成为储蓄的主体,他们可能决定或者影响投资向哪个方向,当他们对投资的芳香油影响的时候,投资的效率可能会增加。当居民收入有了增加以后,他们可以决定更多消费,所以消费率也可能是增加的,所以刚才讲的,消费率降低和投资效率降低,可能是有着共同的原因,我们就要想办法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我希望说服大家的是,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谢谢!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