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百甫:消除城乡二元结构是转型关键

陆百甫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1936年生,浙江镇海县人,研究员,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第九、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计划委员会、河北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秘书、财政金融组副组长、经济调节组副组长、宏观调节部副部长、部长,中心副主任。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

以下为演讲实录:

 

      谢谢刘院长,谢校长,东升会长,朋友们,同志们,各位老师和同学:

     下午好!非常高兴参加今年中国经济学家年度论坛以及今年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颁奖典礼!

     首先我祝贺这次论坛和颁奖典礼成功召开,同时对马建堂、周叔莲、江小涓等三位同志获此殊荣表示由衷的庆贺。他们三位同志都是我的老熟人,他们长期从事中国经济结构转型问题的研究,成果丰富,贡献很大,理应受此奖项。由于只有15分钟的时间,下面我仅就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要尽快消除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问题谈几点观点性的意见,同各位探讨。中国经济结构问题我认为始终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永恒主题,并且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关键抓手,中国经济理论创新研究抓住这样一个命题,我认为是正确的,并有创意的选材,各位都知道,中国经济结构问题,是一个系统工程,他的外延和内涵都宽广和丰富,具有十分庞大的研究领域。无论是在着方面上或者在层次上也有十分宽广的研究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这方面的理论研究应该讲是扎实的,富有创新的,并且在理论研究推进实践发展当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回顾30多年来我国改革和结构调整的历程,我觉得每一次经济结构重大的调整和改革都是在经济结构理论创新的推动之下取得重大进展和成效的。1978年中央财经委员会确定四个研究课题,我也是综合组的成员。从这30多年的历程来看,就是在理论创新指导下进行的,理论的作用,这30多年来,在中国来讲,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因此理论的导向作用的确非常重要,所以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今后在这方面必须坚决不能放松,那么大家都知道,从明年开始,小平同志关于中国发展三步走战略即将迈入后半期,明年年底以后,前半期就过了,要进入到后半期,今后这30多年,加快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仍然是一个需要探索的重大问题,尽管30多年非常好,今后30多年这个问题仍然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后半期,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最关键的一招又是什么呢?我认为尽快消除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是推动中国经济结构加快转型的关键,我认为这是关键一招,也是今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牛鼻子,它具有抓一招带全局的作用,这次十八大提出的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重中之重应该是二元经济结构的问题,实现全国城乡一体化这也是中国走向现代化关键性转型,我觉得其他的转型是第二个层次或者第三个层次的内容,城乡二元结构问题的解决是第一层次,这个观点大家是否表示认同呢?

     我觉得当前中国发展当中一系列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一大堆,但是最根本的,最突出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无论产业结构也好,无论消费结构也好,无论是区域结构也好,无论是收入分配结构等,我们进行研究和考察的时候都可以发现,问题的存在无不与我国长期城乡二元化的结构有绝大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比许多发展中国家还要突出,我曾经看过北京和有些城市城中村住得好多是农民工,我也到过墨西哥城看过,到巴西里约贫民窟和圣保罗和印度的孟买看过,我们在山头上用眼睛往下看,刘迎秋:除了印度孟买贫民窟简直不象话以外,巴西两个城市和墨西哥的贫民窟有一点像改革开放前的小县城,在座好多都看过,我们的城乡接合部是非常惨的,到现在为止可以去看看,中国发展当中存在着许多重大的问题,确实和这个问题有联系。这些年来,城乡二元结构的调整和改革已经脱节,蔡洪滨:并且有明显的改善,尤其是近十年,这些方面的改善有很大的变化,成绩也是很突出的,但是从总体上讲,并没有真正得到实质性的突破,不知道各位是否赞成这个观点?中国经济当中,当前许多深层次的难题实质没有解决,都同这个课题进程不快或者出现了某些扭曲有很大的关系,根子很可能在这个地方。可能就在二元结构这里,从产业结构来讲,农业仍然是中国的弱势,如果从消费结构来讲,马建堂农民仍然是中国第一购买力的群体,从区域结构来讲,农村仍然是中国发展的洼地,从收入分配结构来讲,农民工,仍然是中国低收入阶层,如果说中国的知识结构,各种资源的配置结构还有其他方面的结构,如果考察一下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三农、二元经济结构问题仍然是中国经济结构当中的短板,而且这个短板真的比较严重,中国要避免滑入中等收入的陷井,最重要的就是使农民富起来,要改变二元经济结构,从制度上,这就必须构建城乡一体化的体制1980年进入国务院研究中心,一直在搞改革方面的咨询工作,我们这次
改革从制度层面上,真正解决二元结构当中不公平问题,但是还是没有真正得到必要的成效,目前制度上不公平问题,在二元结构的内容上,尤其现实,而且比较明显。当前公布城市化率当中已经达到51%,有的宣传好像中国已经发生城乡拐点性结构,我认为这可能有点自欺欺人,据了解从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来看,51%当中真正有城市户籍,享有城市全面福利权益的人口只有24%多一点,另外有26%多一点是没有真正享有城市权益的第三人口,也就是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想城市化率当然计算有他一定国际上的比较,但是中国有中国的情况,城乡沟通是没有障碍的,我们的障碍是很大的,就像汽车有坡道才能近取,不说有墙,至少有一个挡头,这是有着很大不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数据,容易误导人,更容易误导决策,造成政策的误判,危害无穷,所以我在今天这个论坛上我想比较充分地把这个意见和结构观点的问题向各位交流,争取大家的支持。我想真正突破二元构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城乡一体化结构还要做很大的努力,中国经济转型的牛鼻子一定要尽快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很高兴再一次列入到十八大报告方面五大方面改革当中的第四点,明确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如何落实得好,加快进程,又是十八大以后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同志们,目前城市利益格局还远没有打破,消除城乡二元结构,除了加快推进城乡统筹发展以外,也有一个牛鼻子,具体抓的时候,也有一个牛鼻子,我认为就是要解决农民工变市民的问题。我们应该从农民工从目前的人文关怀,最近我很高兴十八大代表当中人保部副部长讲了十条,要关心农民工,很好,但是我一看以后,基本上还是人文关怀,还不是在制度层面上怎么样开辟的道路。所以,我想如果这个问题能从人文关怀转向制度的话,在26%第三人口群体真正意义上成了市民后,为中国许多问题的解决开辟了“八车道”的宽广大道,中国现在存在的消费结构问题,中等收入陷井问题,社会公平问题等,就渴望有一个无障碍的解决通道。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