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光远:他永远在我们中间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在这里悼念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当代中国著名的理论家、社会活动家和教育家董辅礽同志。在去年十月患癌症后,经过长达十个月的精心治疗,终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在北京时间7月30日下午3:03时许,董辅礽同志走完了77年的人生路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董辅礽同志的一生是光辉的和战斗的一生,是鞠躬尽粹地为国家的繁荣、民族的复兴和人民的福祉勤奋工作、辛勤探索的一生。1927年7月26日,董辅礽同志出生在浙江镇海。1950年,他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1953年,他留学苏联莫斯科国立经济学院,获经济学副博士学位。1957年回国后,他在武汉大学经济系任讲师。1959年以后,他调至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历任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国民经济平衡组副组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所长。鉴于他在经济学研究上的卓越贡献,他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终身名誉所长。他还兼任过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副院长,北京大学、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校的兼职教授;曾任第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顾问,国家环境保护总局顾问等职。

    董辅礽同志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战略的坚定拥护者和奋斗不息的实践家,是当代中国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早在50年代和60年代,他就提出了关于再生产数量关系的数字模型,成为早期中国经济成长论的代表作品。改革开放以来,他以敏锐的洞察力和超常的理论勇气,敢为天下先,在经济学的多个领域内,在理论和实践上为推动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做出了重大的开拓性的贡献,取得了多方面的丰硕成果。他的最重要的理论贡献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挑战所有制理论禁区,提出了所有制改革问题,这在当时可以说是破冰之举,在中国学术界产生了重大的和持续的影响,并对经济理论界的思想解放运动起了重大推动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所有制改革问题上逐步形成了一个严密的理论体系。他深入研究了经济运行机制与所有制的关系,提出“不改革所有制,经济运行机制的改革不会成功”的观点,确立了所有制改革的地位的理论;他透彻地分析了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即通向市场经济,提出了改革所有制的依据的理论。在这个创新的所有制改革理论体系中,还包含了其他相关观点,比如:单一的公有制只能成为计划经济的微观基础,因此必须变单一的公有制为多种公有制,让多种公有制和市场机制能够兼容;社会主义经济是多种公有制主导的多种所有制的混合经济;非公有制经济不只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有益补充”,而是社会主义经济的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要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从功能分类改革国有企业,“有退有进”。他对包括证券、期货在内的资本市场建设方面的观点等,都是围绕他的所有制改革理论贯通展开的。这些理论,当今几乎都成为政府的文件语言,但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要提出它,却需要有超常的理论勇气。另外,董辅礽同志联系市场化改革,还提出了一整套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新思想,比如:要转变经济发展战略,要发展农村非公有制的非农产业来改变二元经济,要超梯度发展、加快西部开发等一系发展理论。这些理论影响并启迪了一大批经济学工作者。可以说,董辅礽同志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理论先驱,是中国市场经济理论的奠基者,是中国新发展理论的倡导者,也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实践的积极推动者。

    董辅礽同志也是当代中国最活跃的社会活动家。它不仅自己进行着辛勤的理论探索,而且还身体力行地进行改革理论的宣传和推广工作。他的足迹遍及中国和世界,对推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伟大实践以及中国与世界的交流与交往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担任全国人大常委和全国人大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期间,他积极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的建设,对《拍卖法》、《证券法》等法律的制定做出了显著贡献。他是一位有世界影响的中国经济学家。他的足迹遍布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美、英、法、德、日等国家多所著名大学、研究机构和国际组织做过访问和讲学活动,推动了中外经济学学术交流。1987年法国政府授予他军官级学术勋章。由于董辅礽同志在经济问题上的超人预见和公正道德,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奖委员会每年都邀请他来推荐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候选人。董辅礽同志还具有高超的学术组织能力,多年来,他做了大量的经济学研究和交流的学术组织工作,这不仅推动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实践进程,而且还壮大了经济学研究的组织和队伍。

    董辅礽同志还是一个出色的教育家。他伯乐识马,扶植新人,诲人不倦地培养了众多经济学新秀,并以自己的探索和实践改变和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董辅礽同志能够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导源于他对祖国的深深的爱和对民族的浓浓的情,导源于他对党的事业和人民的事业的无限忠诚。今年4月25日,董辅礽同志写下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篇作品:《守身为大》,在这篇遗作中,他纵古论今,分析了在当代中国特别是在理论研究上坚守自身节操的重要性,这是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精神遗产。在半个世纪的经济学研究和社会实践活动中,董辅礽同志就是这样地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心系民富国强和社会进步,把共产党员的党性和经济学家的科学精神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完了他辉煌的人生历程。董辅礽同志无愧为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无愧为一位社会变革时代的著名经济学家。

    董辅礽同志的去世不仅是中国经济学界的一个重大损失,也是中国改革与开放事业的一个重大损失。我们在这里悼念董辅礽同志,就是要继承董辅礽同志的遗志,学习董辅礽同志的精神,与时俱进,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进一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不息。

    我们要学习董辅礽同志敢于追求真理的探索精神,在中国经济体制全面转轨的重要时刻,为国家的繁荣和民族的富强而呕心沥血,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全面建立和中国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而不懈努力。

    我们要学习董辅礽同志理论联系实际、一切从实际出发的良好学风,为创建更加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而辛勤探索。

    我们要学习董辅礽同志的高尚的道德情操,诚诚恳恳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作文,在现代市场经济的环境下,洁身自好,守身为大,做一个有品位的人,一个有品格的人,一个有品质的人。

    董辅礽同志的逝世,使中国经济学界失去了一位最杰出的人物,也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事、好朋友和好同志。长歌当哭悲中华古国痛失人杰,仰天喟叹惜经济学界仙逝泰斗。董辅礽同志虽然逝世了,但他生前所高举的民族之魂的火炬将在中国经济学界继续传递,他所未竟的改革事业也将会在全国人民自强不息的奋斗中最终完成!

    董辅礽同志安息吧!

    历史会永远地记住你!

    人民会永远地怀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