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刘蔼年:董辅礽是我可爱的丈夫、老师和挚友

      我1949年考入武汉大学的,入学的报到过程当中,就认识了董辅礽。

  董辅礽是我最亲爱的、最亲爱的丈夫。在我们55年的共同生活当中,有很多说不尽的事情。在他70岁生日的时候,我们就盼望着他能够再祝贺他80岁生日,可是在他77岁的时候就离开我们了,这使我心碎了、心碎了!

  我们两个人在相识以后,都是互相地了解,不光从生活上了解,而且从各自的事业上也进行逐渐的了解。我常常是在他写好文章之后,我非常的喜欢看他的文章。他经常是在飞机上写文章,我跟他一块出去的时候,他在那里写,写一张我就看一张,对他经济学的思想是有所了解的。但是他是学社会科学的,我是学自然科学的。他对眼科非常的了解,经常说一些话就像眼科医生一样,我们非常的了解,我们思想、血液所有所有都溶化在一起,所以我们夫妻感情不是一个结合,而是一个融合。我们两个人融合在一起,永远地不能分离的。可是他现在已经走了,我说我也心碎了,我也要跟随他去。

  每天都可以发生的事情,我都可以表达对他的感情,谁都知道他是最不怕冷,穿衣服最少的人,别人都说他你怎么在冰天雪地下面就穿一个衬衫和裤子,但他有一颗非常火热的心,能温暖他整个的身躯,他的热量在逐渐的往外发散,他常常用温暖的心,温暖的身体在非常冷的冬天里面能够温暖我怕冷的躯体,因为他知道我怕冷,所以我在他的身边我觉得非常非常地温暖。现在失去了他,我就好象倒了一棵大树,掉到了一个冰窟里。

    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的美德,学到很多的东西。对朋友、对长辈,我孝顺,他也很孝顺,也爱家庭,一直教导孩子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他对于我来说是不能没有的非常可爱的丈夫、老师,也是我的朋友、挚友。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的知识,很多的东西。他给我力量,经常在我遇到困难胆怯的时候给我力量、鼓励,我为了他也要好好的活下去,照顾好我们这个家庭,把子女保护好、照顾好,还有我小孙子、小外孙,我都要对他们尽心尽力,让他们对社会能有所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