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润生:悼念董辅礽同志

 

    解读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涵义。《共产主义宣言》明白宣布,共产党奋斗的宗旨:消灭私有制。但与此同时,马克思又提出重建个人所有制,二者之间似乎存在语义上的矛盾。

    我商之于辅礽同志,他说,按德文原意消灭二字应译为扬弃,扬弃有保存,中止、停止、中截,没有中文消灭之义。

    我是同意:消灭和扬弃是事物的两个不同的运动形式。顺着这个理解思考,体会马克思对社会的描述,科学技术高度发达,财富源泉不断涌现,劳动不再成为人们的谋生手段,而是生活中的愉快;此时,社会财富分配,由按劳分配变为按需分配,雇佣劳动制和赖以产生的剥削被剥削关系;将转变为平等、互助合作社会契约关系;人的全面发展,使劳动者取得更多的选择职业的自由,冲破分工的束缚。社会生产的目的,以人为本,为了满足人的需要而不是为了资本增位。土地的垄断完全废除,成为社会共享的自然资源。

    所有这些变化,都是扬弃一词所表达的经济制度演变过程:有存有去,有消失有保留,个人所有制也推陈出新。有别于过去我们据此可理解,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涵义。

    和辅礽同志那次讨论没有结束,说好再次交谈,他却先我而去。他留给我们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也留下终身不懈的追求和严谨求实治学精神。

    无独有偶,最近得知另一青年经济学家杨小凯也不幸夭折。杨与董都拥有破除迷信的批判精神,人才难得。

    英年早逝,缺乏医学保护,这是政府、社会应当关注的事情。此外自我保护,也不可少。

    中国正处在伟大历史时代,时代需要理论家,它必然会涌现理论家这是毫无疑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