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辅礽先生小传

 

董辅礽先生

      2003年9月,一向身体很好,才从美国探亲回国的董辅礽教授在北京协和医院被查出直肠癌及癌细胞在肝脏的扩散。接受在美国杜克大学工作的女儿和女婿的建议,董辅礽于10月中旬赴美接受一种治癌新药的临床试验,病情一度明显好转,但随后癌细胞产生了抗药性,实验失败。2004年7月26日后病情急剧恶化,癌魔最终夺走了他的生命。
  董辅礽1927年7月26日生于浙江宁波。1946年考入武汉大学,大学期间即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1949年武汉和平解放,他在迎接解放的万人群众大会上代表武汉学生会致辞。195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留校任教。1953年开始在苏联留学,1957年获经济学副博士学位。留苏期间,他的才华给前去访问的孙冶方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他1957年毕业回国后孙冶方几经周折将他调到自己任所长的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即以后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后来他成为了这个研究所的终身名誉所长。
  关于董辅礽的学术成就,在董辅礽逝世后,他的旧同事和朋友几经斟酌,作出了这样的描述:
  "董辅礽教授最重要的理论贡献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挑战所有制理论禁区,提出了所有制改革问题,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形成了一个严密的理论体系。他深入地研究了经济运行机制与所有制的关系,提出"不改革所有制,经济运行机制的改革不会成功",确立了所有制改革的地位的理论;他透彻地分析了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即通向市场经济,提出了改革所有制的依据的理论。在这个创新的所有制改革理论体系中,还包含了其他相关观点,比如:单一的公有制只能成为计划经济的微观基础,因此必须变单一的公有制为多种公有制,让多种公有制和市场机制能够兼容;社会主义经济是多种公有制主导的多种所有制的混合经济;非公有制经济不只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有益补充",而是社会主义经济的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要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从功能分类改革国有企业,"有退有进";还有对包括证券、期货在内的资本市场建设方面的观点等,都是围绕他的所有制改革理论贯通展开的。这些理论,当今几乎都成为政府的文件语言,但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要提出它,却需要有超常的理论勇气。另外,董辅礽联系市场化改革,还提出了一整套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新思想,比如:要转变经济发展战略、要发展农村非公有制的非农产业来改变二元经济、要超梯度发展,加快西部开发等一系发展理论。"(见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网页)
  他们称董辅礽为"一代经济学大家"。
  1988年至1998年,董辅礽担任第七、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和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在10年参政生涯中,他主持或参与过《期货交易法》、《证券法》、《信托法》、《证券投资基金法》、《拍卖法》等重要经济法律的起草或审议工作。
  董辅礽的人格和骨气为他的前辈和领导于光远所赞许。据于回忆,有一年,中央书记处的一个人,组织了一个针对于本人的生活会。人民大学的宋涛教授和北京大学的张有仁教授拒绝参加。董也接到通知,而他是陪绑性质的,要求必须到会。于是装没法检查的腰痛,勉强到了会场。一言不发。于和他见面,虽无法打招呼,但彼此会意。
  董辅礽关心后学,公正处事,令学生爱戴和感激。樊纲在经济所不是董直接指导的学生,也不是经济所的研究人员,但董把当年经济所惟一一个公派美国学习的机会给了樊纲。毛振华是董的一个博士生,博士论文的观点不为董完全赞同,但这无碍论文答辩的通过,董还欣然为毛出版博士论文作序,称"博士生的见解可以与导师的渐渐不一致,只要论文言之有理,导师不应将自己的见解强加给学生。不仅他可以坚持他的看法,我觉得还应该维护他坚持自己主张的权利"。这次董去美国治病,遇到费用问题。他的学生知道后,纷纷解囊,凑了不少钱,并成立了供他治病的基金。
  《守身为大》,是董辅礽今年5月14日在《金融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这篇论述修养操行的文字,成了董的封笔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