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五台

重游五台

8月的北京,正值三伏天的湿热。隔壁又在装修,电钻的声音吵的人五脏都在颤。算起来也有两年没出去度假了,于是计划带上家人去五台。几经周折,终于于14日成行。

在阜平下高速之后的路不太好走。在盘山公路上,穿行在云间,下着小雨。5个多小时到了酒店,比较顺利。路途时间比上次去五台短多了。带了老人和孩子,住寺里不方便,只好住酒店了。

 

第一次到五台是04年,带着父亲和朋友一起,住在塔院寺。普兴师父接待的我们。

普兴师很年轻,四川人,18岁就出家了。他的师父,塔院寺主持寂度老和尚四月份圆寂了,95岁。普兴师拍了许多关于老和尚火化当天的照片和视频。在他的房间,他打开电脑,展示给我们。大修行人真是神奇!火化当天,天呈异象。两道彩虹出现在天空,彩虹的一端正落在塔院寺。天空中出现两把剑,由云彩形成,一红一蓝;有一朵云形成菩萨像,可能就是文殊菩萨显灵吧。送行的居士很多,送来许多花圈。有一个鲜花扎成的花圈平地而起,飞到空中几米高。老和尚火化,是用红砖砌成一个正方形的小空间,砖墙高大约一米五。火化时,砖墙表面现七彩流光,非常震撼。不知道老和尚是哪位菩萨转世。看到这些神奇的东西,我第一次对生命有了新的感知,对佛有了新的认识。也第一次感知现代科学的肤浅,以及科学迷信所带来的尘世的喧嚣。

普兴师带着我们去看了老和尚的舍利,保存在一个约20公分高的小舍利塔内。普兴师取来一块红色灯芯绒,把舍利放在上面。一位深圳来的居士用相机拍了一些照片,作为资料收藏。舍利有黑有白,共有几十颗,表面光滑似有毫光外放。这是我头一次近距离观察舍利,至今也是唯一的一次。如此佛缘,可遇而不可求。

我的导师于7月份驾鹤西去。我请求普兴师为我安排一场送行法事。818号晚6点,在塔院寺的大殿,许多僧侣以及居士一起念经,分外庄严。我作为主祭,在一位大和尚的引导下,上香,磕头祭拜,拜佛祖,拜事先准备好的导师牌位。导师走好,未来的某一世,我们还会相见。那天,磕了一百多个头。

重游五台,往事历历在目。从路上一直到进入五台山门,不断地在回忆当年的细节。

 

这次带着老小一起来,主要是避暑和旅游。母亲是居士,第一次来五台山。我们请了一位导游。

第一天,15号,游览了菩萨顶,塔院寺,显通寺。寺院所在的位置群山环绕,如在掌心。依托寺院的居民形成一个小镇,称为台怀。菩萨顶位于最高处。据美女导游介绍,菩萨顶是皇家寺院,乾隆一生来过六次五台,四次在此下榻。所以寺院用的是黄色的琉璃瓦,尽显皇家气派。显通寺始建于东汉11年,比洛阳白马寺晚一年,是我国最早的寺院之一。占地四万多平米。当年,在白塔的位置是一个小铁塔。元代,一位高僧在建完北京白塔之后,在小铁塔的位置建了如今的白塔。明代万历年间,皇上来了,一道皇命,显通寺被切割,把显通寺的天王殿和前面的白塔等建筑围合,加建形成塔院寺。这样,显通寺成为“旁门左道”,没有天王殿。

第二天游览黛螺顶,五爷庙,殊像寺。黛螺顶要乘缆车上去。站在上面,整个台怀镇一览无遗。以菩萨顶为中心的寺庙建筑群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神圣庄严。后两天,又游览了北台,龙泉寺,白云寺,镇海寺,南山寺,佛母洞。

一路走来,最高兴的应该是小鹤子和侄子晨晨。小鹤子3岁多,晨晨4岁多。两个小东西佛缘不浅,特别喜欢烧香磕头,有香必烧,有殿必拜。殿外三炷香,拜遍四方,殿内三叩首,顶礼佛菩萨,稚嫩与庄重一体,让人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心灵感应。也许,小孩子是为超度我们而来。成年人依赖对理性的自负,在世间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胡作非为。

16号中饭后,给普兴师打电话说,我到五台了。普兴师言语间颇有怪罪之意:来五台,为何不提前打招呼?我说,带着老人孩子,不好叨扰。普兴师说,没关系,晚上过来吃斋吧,在文殊洞。

文殊洞位置比较偏,然则偏就意味着清净。正如普兴师所说,塔院寺由于接待旅游,太闹了。文殊洞是文殊菩萨闭关的地方。洞外的建筑早已残破,普兴师于06年开始修复,目前,主体建筑基本完成。寺庙规模很小,目测大约只有不到2000平米。规模虽小,但非常精致,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山势清秀挺拔。文殊洞中贡奉了文殊像,洞外建筑直接与山体相连。普兴师特意把正殿打开,让我们去顶礼。上面贡奉的是宗喀巴大师。在大师塑像前的贡桌上,有寂度老和尚的照片。小鹤子磕完头,大和尚给了他一袋贡品饼干,让他欢喜无限。寺中还有20间客房,供居士到此清修。普兴师是去年住过来的,许多东西还在塔院寺没搬过来。目前寺中还显得比较空,贡桌,贡品,法器,香炉,装饰物等等,还都没有到位。

小寺庙真是个好去处,真想常住此地。以后经常来吧,读书,闭关都很好。

晚上和寺里的僧侣,居士一起吃斋。吃斋是有些讲究的,04年在塔院寺体会过。男女要分两边坐。坐好后,大和尚会端着大盆的饭菜过来给大家一一添饭添菜。到你面前,你要用筷子在碗里指一下位置示意大和尚给添多少,必须全部吃掉,不许剩。大家要先开始念经,经文是感恩的,然后才能吃。吃饭时不许说话。父亲吃饭时,发现扁豆的筋没摘净,就把筋摘下来放在桌子上,结果被大和尚“呵斥”。父亲只好把筋捡起来吞了下去。

在接受普兴师邀请时,我特意问了一下,带着小孩子可能会吵,行不行?普兴师说没问题,晚餐人少。晚餐是清水煮青菜面片,外加茄子土豆等打的卤。让我颇感意外是,两个小东西很安静,吃的巨多。吃完后,小侄子说,佛饭真好吃!

18号中午,又带着一家人到普兴师那去吃佛饭。饭后,我对普兴师说,寺里的香炉还没有置备,让我来随喜吧。他说好,准备弄一个小巧精致的,等图样出来和我联系。真是有些期待:一个精美的铜质香炉摆放在庭院中,在香雾缭绕中,倾听信众的祈祷,感知信众的虔诚,百年,千年。

普兴师邀请我下午去塔院寺喝茶。我3点多跑过去。普兴师在山门前等我,带我去他的房间,还是04年那一间。他事情太多,电话不断,茶也没喝成,简单聊了一会儿。我说,7年前的今天,我在这里给导师做过法事。普兴师很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我问起老和尚的舍利,他说,我带你去看看。我们开上车,从塔院寺出来,到了一处半山。那里修建了两座高大的白塔,其中一座就是老和尚的舍利塔。塔顶有9道环,是菩萨等级(13道为佛,9道为菩萨,7道为罗汉)。

有一件事比较遗憾,普兴师的电脑在修理过程中,当年老和尚火化的照片和视频被搞没了。我回到酒店,查看自己的电脑,只有几张照片,没有视频。

 

重游五台,心中有一种远离喧嚣的亲切感,历尽沧桑的归属感。五台,是心灵的家园,是人间净土,是佛祖的呼唤,默默地等待着游子归来,涅槃重生。

评论 (0)

显示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昵称:
 
评价等级:
1 2 3 4 5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切换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