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并快乐着

二,并快乐着

受同学之约,商议明年聚会之事,于16日前往上海。

京沪之间的交通非常便捷。考虑到冬季北方气候多变的原因,决定不坐飞机,去尝试备受争议的高铁。初次尝试未知的东西,感觉自己有点二。

旅途很顺利,高铁很好!

乘坐地铁2号线,约45分钟,到达世纪公园站。已经接近晚8点了。出了地铁口,就是一家不错的酒店。同学们已经等候多时了。晚餐安排的是吃螃蟹,喝黄酒,绝对江南特色。

一个同学姓佟,原来就少白头,现在,大部分都白了。所以,不知从何时起,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佟老。这让人自然按谐音联想到金庸笔下的天山童姥。可能正是这个原因,让我一直误以为他姓童。这次终于准确证实他姓佟。同学四年,到如今毕业都20年了,关系还挺好,居然不知道他姓啥。感觉自己有点二。很二地说了这个话题,他也很二地把我原谅了。

我举杯向他敬酒,说:“今天,咱们饭螃蟹饮酒,不饭疏食饮水了。干!”佟老明显诧异,这句话是何意?我感觉也很诧异,他每次邮件的结尾都有“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这句话,难道这不是他的座右铭吗?过一会儿,他反应过来,说,那是申请邮箱时,服务器自动配上去的!我又二了,而且是不经意间,被二了!鄙视佟老!还是让他姓童吧,头发迅速变黑,称号也改成童小!

喝酒嘛,自然要讲些小段子助兴。我讲了一个网上来的小段子:小狗问小猫说,猜猜我手里有几块糖?小猫说,猜着了给我吃吗?小狗点点头说,嗯,猜着了,两块都给你。(同学们笑)小猫流着口水说,那,我猜5块。小狗点点头,说,嗯,猜对了,这里有两块,还欠你三块。(同学们大笑)

我说,以后啊,咱们应该向小猫小狗学习,活的二一点,大家都高兴。然后,举杯对佟老说:“来,以后咱俩一起吃饭,就一人出6毛,那就一块二了。干!”

佟老再向其他同学敬酒时说:“来,我还欠你三块,一块二一下!”然后就干杯了。那架势就像是在应用某政府官员的句型:不管你二不二,反正我二了!

在这个酒桌上,二,成为一种文化。

我又讲了另一个突破了常规理性的段子: 甲开着一辆宝马。乙:哥们,宝马怎么来的?甲:那天在酒吧遇见个美女,晚上她开着她的宝马把我拉到了山顶上,然后脱着自己的衣服跟我说:你可以要你想要的。于是.. 我开走了她的宝马。乙思索半天,说:兄弟,你做的很对,她的衣服你也穿不了。

同学们大乐。记得前不久,曾经在班级的QQ群上,贴过这个段子。结果深圳的同学段桑说,明年聚会,有没有哪位女同学开宝马来?我看完了,没敢接茬,直接下线了。心理说,段桑,故事不是这样讲的,你这话说的有点二。

酒至半酣,我说,谁不想二,可以去信佛,佛家有不二法门!呵呵,偷换一下概念,博大家一乐。

有一个男同学,由于种种原因被叫做四姐。四姐在席间,试图散布与我学医有关的谣言。我果断地二了一次,伸出三个指头,说:“五个字——纯属扯淡!”然后就举杯,和他一块二了一下。大家又探讨了一下我的动作和语言的可操作性,其实是想说明,如何表现才更二。

20多年的同学感情,亲近程度已经超越了血缘,不能用理性去解构。在实践理性层面来讲,二,是一种幸福,是一种对理性的解构,是一种需要被尊重的权利。

17日下午开完会,自然又一起喝酒,而且,按照佟老的提议,一定要整白的!席间,依然以二为主题互相碰杯。吃过后,又一起去OK,想去复习一下老歌。本来已经喝二了,唱歌时就更二了。估计二人二语不少,第二天多半不会记得。在相互的包容中尽情地二。

难忘的上海之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抛弃了所有的斤斤计较,享受着所有同学的,在清醒时会让我汗颜的无限包容。很二,很快乐!

       二,是我的不二法门。

评论 (0)

显示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昵称:
 
评价等级:
1 2 3 4 5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切换验证码 看不清楚?